广州
切换分站
免费发布信息
植发的“痛”与“无痛” ——从倍生植发说开去
  • 植发的“痛”与“无痛” ——从倍生植发说开去
  • 植发的“痛”与“无痛” ——从倍生植发说开去
  • 植发的“痛”与“无痛” ——从倍生植发说开去
  • 植发的“痛”与“无痛” ——从倍生植发说开去
  • 地址:越秀 东风东 116.22.4.* 广东省广州市电信
    • 联系人:陈生
    • 电话:1899832**** 点击查看完整号码
      • 微帮网提醒您:让你提前汇款,或者价格明显低于市价,均有骗子嫌疑,不要轻易相信。
  • 信息详情
火烧,痛;开水烫,痛;重物压,痛;针扎,痛……
迎头痛击、头痛脑热、切肤之痛、亲痛仇快、痛心疾首、深恶痛绝、痛哭流涕、痛不欲生、悲痛欲绝、抱头痛哭、痛定思痛、痛改前非……
痛,无处不在;痛,亦可酣畅淋漓,“欢乐开怀”——可不,成语“痛快淋漓”之“痛”,就将这份快意和“矫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疼痛,已被现代医学列为继呼吸、脉搏、血压、体温之后的第五大生命体征,它是人体的一种自我警示、自我保护机制。如果没有痛,神经系统就传达不出身体各种隐秘的信号,你便不知哪里已出现病灶,哪个部位的零件该换;如果没有痛,你就不知什么叫底线,就不知什么事你可做、什么事你不可为;如果没有痛,“割肉啖君”、“割肉喂鹰”就不再是传说,自虐自残、暴力杀戮,将成为小儿科,而挡子弹、撞汽车、跳飞机、淌火海,也将屡见不鲜。因为没有痛苦就没有畏惧,生命亦不值得去珍惜。
痛,维持着人类社会的现有秩序及人与自然的平衡;“无痛”,则可大到反转乾坤,改变世界。

“痛”与“无痛”从头说

痛分十几种(刺痛、灼痛、绞痛、胀痛、钝痛、叮咬痛、痉挛性疼痛、刺激性疼痛等等),像牛扒猪扒一般,它还有层级之分。
来了一个病人(患者):医生,我植发,要六分痛。
多么熟悉的声音,跟“牛扒,八分熟”一样“亲切”。
为什么选“六分痛”?性价比。痛的级别越高,价格相对更优惠;如果选“无通”,则恍若选择了最高价。
这自然是一种无端联想。但据闻,世界卫生组织(WT0)还真有一个疼痛程度划分:

0度:不痛;
Ⅰ度:轻度痛,为间歇痛,可不用药:
Ⅱ度:中度痛,为持续痛,影响休息,需用止痛药:
Ⅲ度:重度痛,为持续痛,不用药不能缓解疼痛;
Ⅳ度:严重痛,为持续剧痛,伴血压、脉搏等变化。
Ⅱ度以上,是要看疼痛科的了。
痛是好事,也是坏事。好就好在其强大的警示和自我保护功能,坏则坏在痛的严重不适感,有的痛甚至是撕心裂肺,让人哭天喊地。这就给需要打针、手术治疗的患者带来万般痛苦——毕竟像关云长同志那般在未施麻药情况下刮骨疗伤,仍旧饮酒食肉、谈笑弈棋的“无痛感”超人,现实世界中难得发现一个;而对治病救人的医生而言,疼痛带来的则是挑战。
到底什么是痛?“中国杰出麻醉医师奖”获得者马武华教授说,撇开心理、精神层面的“痛”不说,从医学上讲,痛是由各种刺激产生致痛物经传导途径刺激大脑皮质第一感觉区从而产生的感觉。
“就医疗机构手术来说,一切手术都会产生痛感,所以,除一些浅表的微型手术外,其它手术都离不开麻醉,上手术台的第一步就是麻醉。”在接受电话采访时,马武华教授在手机那头说,“麻醉是由药物或其他方法产生的一种中枢神经和周围神经系统的可逆性功能抑制,这种抑制的特点主要就是让感觉特别是痛觉丧失,追求的就是无痛感。”
说到“无痛”,在植发领域,有一个叫倍生的植发医疗机构倡导的“无痛植发”,引人注目。

“我们‘倍生’说的‘无痛’,或者说追求的‘无痛’,要缓解、消除的不是植发手术的‘拔’与‘种’的环节中的痛,打过麻药后,患者在整个手术过程中已完全感受不到疼痛,‘倍生植发’说的、追求的‘无痛’,是打麻药的时间段产生的无痛感。”广州倍生植发医院院长胡芳介绍说。
为什么植发手术要特别拿出麻药注射时的痛感说事?
“大脑皮层与众不同,”粤港澳大湾区皮肤科医师同盟主席、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皮肤科主任邓列华告诉我们,“人的头皮较身体其它部位厚而致密,在解剖学上可分为五层,其中真皮层和帽状腱膜层被很多纤维条索状组织连接起来,造成皮下层空间狭小,麻药注射时需要很大的力量撑开这些间隙。所以疼痛感比较明显。”
“头皮的疼痛之所以比较明显,除头皮结构原因外,因为植发手术都是局部麻药用针直接注射,而后枕部区域较大,整个区域都需要打,这就得连续注射30多针。”曾经从事麻醉科专业的倍生植发首席专家廖骏回应道,“目前大多植发机构,处理不得法的,每一针麻药下去都很疼,就像脊柱穿刺一般,所以患者对打麻药就比较恐惧。”

廖骏举例说:“上两个月,我一个朋友在重庆做植发手术,一个三甲大医院的麻醉科大主任上麻醉,朋友也是痛得哇哇直叫,为什么?因为不少人对注射麻药不重视,认为打针哪有不痛的,手术麻醉痛是正常的,不痛反而不正常。”
据介绍,就因为打麻药这一关在很多“发友”眼中形同“鬼门关”,以致很多患者心说话:为啥呀,我吃饱了撑的呀来受这个罪,我掉头发不痛啊,就是难看些,惹不起我还躲得起不?
那么,在世界卫生组织(WT0)制定的疼痛程度划分等级中,“倍生植发”目前可以做到那一等级?
胡芳和廖骏的回答是:在0度(不痛)与Ⅰ度(轻度痛)之间,但大多接近0度。“麻醉正是倍生的特色和优势,我们的技术可以做到几近无痛感。”

倍生植发: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打麻药的瞬间的疼痛感,这其实是人的一种本能反应。每个人皮肤不一样,体征不一样,耐受度不一样,感觉也会有很大不同。但为了更好地服务患者,形成技术上的竞争优势,在植发领域,“倍生植发”一直在麻醉注射这一技术上孜孜以求。
关于无痛植发,最关键的一环就是麻醉操作。然而,由于国内专业麻醉医生的严重缺失,表现在植发这一小手术领域,麻醉就更显得乏力。整体而言,植发麻醉在麻药用量以及注射技巧上还欠火候。

而来自“倍生植发”的专科带头人廖骏医生,在麻醉方面恰恰有他个人独特的优势。他不仅拥有15年普外工作经验,而且曾经在公立医院做过两年的专业麻醉师,对植发麻醉,他有他独特的研究和见解。
现代医学包括现代麻醉学起源于西方世界,目前,绝大多数前沿技术和药物的原创,也在西方,作为国内基层医疗机构,唯有紧跟和学习,加上自己在临床技巧上的琢磨总结,才有可能取得某些突破和创新,这是广州倍生植发医院廖骏医生有关“实践出真知”和技术创新的理念,他是这样想的,也这样做了。
在译自法文的、名为《毛发移植——实用皮肤美容外科技术》一书中,主编Robart 5 Hlibot等在“枕大神经阻滞”一节中,阐述了麻醉操作的方法:
“3个手指并拢垂直放置于上项线水平,其中中指位于枕外隆凸上方。利用30号0.5英寸针头在手指的外侧进行神经阻滞,当针头触到骨膜时,每侧注射2ml、0.5%利多卡因,90%的神经阻滞是有效的,同样也可以在神经阻滞之前使用表面麻醉剂。”
这部技术专著,是廖骏的临床作战法宝。但他对该书并不唯马首是瞻。关于这一可谓植发麻醉之“核心技术”的描述,廖骏就认为不够准确,完全按照教科书上进行组织麻醉,不能达到好的效果。经过一番反复实验,结合自己以前所学的麻醉专业知识,廖骏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总结出了一套更科学、更实用的操作方式和技巧。

“每个人头颅大小、形状不同,医生手的大小也不同,就是说每个人都有个体差异,要打组织的话,我们是要打入皮内看不见的神经的(然后通过神经传感到组织),单纯靠人体标准来衡量的话,就不准确。所以,我们要重新找到准确的组织点,这很重要。”新的战术与技法的形成,使得廖骏及其团队战力陡增,发友一时往来如织。
廖骏还对镇定加镇痛为主的笑气麻醉进行过相关实践研究,因为低效能的原因,最后宣告放弃。
现在,廖骏团队的组织麻醉,在传统模式上已经作了很多的改良。“虽然还没有达到真正的无痛化,但我们在追求无痛滑的路上,走在了前头。”
“倍生植发倡导无痛植发的目的,就是为了可以让病人放下心理负担,在轻松舒适中,达成植发的效果。”三个小时前还在手术台上与正接受麻醉注射的患者柔声细语交流的廖骏强调,“为了这一目标,我们一直在努力。”

以“倍生植发”为代表的植发行业的无痛植发,宛若春雨,“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在寂静中进步、前行,从而让众多患者、发友,在不知不觉间获得了良好的就医体验,并愉悦实现了“植被繁茂”的目标。
闻讯而来的中国医药教育协会副会长兼皮肤科委员会主委、粤港澳大湾区皮肤科医师同盟主席邓列华教授在“倍生植发”考察参观时表示:“随着科技的进步,随着‘无痛’技术水平的提高,相信未来植发会向着更简易、舒适、高效发展。”
他认为,无痛植发,前途无量。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广州微帮网看到的,谢谢!

植发的“痛”与“无痛” ——从倍生植发说开去
植发的“痛”与“无痛” ——从倍生植发说开去
植发的“痛”与“无痛” ——从倍生植发说开去
植发的“痛”与“无痛” ——从倍生植发说开去

  • 您可能感兴趣
查看更多
    小贴士:本页信息由用户及第三方发布,真实性、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请仔细甄别。